岍賜腔啋趙睿陔珨測佴少Ь

疑湮痲婓盄2018-9-22 18:51:39
堐黍棒杅ㄩ545

啃呏傭部,啃郬傭部,疏秞傭部ㄛ陔勀痔芘蛁

,蚕衾Ч怢瑞※刓罣§腎翻綴ㄛ勤埡昹摯眈壽華⑹娸倬區鴥炬蕙祫迣脹埱銓堍﹝廣深港高鐵昨日開始預售車票,當日即售出6,000多張車票。車票開售即被市民熱捧,反映高鐵方便香港與內地往來,具有極強吸引力。首日所見,票務運作雖然整體秩序良好,但仍然存在不熟練、過分依賴窗口售票、首發列車媒體採訪安排欠妥等問題。希望隨荌空K開通,港鐵能改善售票安排,加大對互聯網、電話、自動售票機等電子售票渠道的宣傳力度,方便市民,更好的發揮高鐵效益。香港進入高鐵時代,通車首天部分由西九龍出發的內地長途車票,於開售半小時內已售罄;至中午11點半已售出1200多張車票,反映高鐵受到本港市民普遍歡迎。不過昨日排隊購票的隊伍中,有不少是採訪首發列車的傳媒朋友。港鐵這次不統一安排記者跟車採訪,要傳媒自己購票的安排有欠妥當,既延長普通市民排隊購票的時間,也不便於傳媒宣傳高鐵開通的盛況,是本次安排有待改善的地方之一。高鐵對香港是新生事物,負責營運的港鐵和大部分香港市民均需時適應,這可以理解。但作為國際大都會,外界對香港高鐵營運有很高的期待和要求,必須盡快完善現有的不足。例如,首日售票平均完成一個售票程序需時10分鐘未免太長,過程中多次出現「當機」和支付失敗的情況;內地與本港售票各自獨立、並不聯網,造成在內地12306購票無法在本港取票的現象;香港與內地售票採「四六配額」,日後難免出現一方無票,另一方卻有餘票的情況。凡此種種,都需要港鐵與內地鐵路部門不斷對服務作出完善。高鐵是一項跨境運輸工具,昨日高鐵香港段車票在香港與內地同日首發,也凸顯兩地售票在技術手段和乘客習慣上存在明顯區別。雖然港鐵沒有公佈具體數字,但從逾800位市民排隊一個上午售出1200多張車票觀之,香港這邊絕大部分車票在車站窗口賣出;相反深圳北站在開售半小時就售罄首發到西九龍站的車票,200張只有不到10張是窗口售出,其餘均為互聯網購票。兩相比較,本港高鐵在售票手段上較為落後,雖然港鐵提供互聯網、電話、自動售票機和人工窗口共四種購票方法,但絕大部分市民仍然依賴人工服務。2018年內地春運火車票,互聯網售票比例已高達7成,這還是整個內地包括很多鄉鎮農村的數字,如果單計算城市,比例定必更高。這固然與內地鐵路網絡售票早已成熟,民眾亦熟悉互聯網售票有關。但除此之外,還有兩點值得本港檢討。第一是內地鼓勵互聯網購票,以昨日開售香港段高鐵票為例,香港人工窗口8點開售、互聯網卻要推遲到12點,而內地則線上線下同步8點開售。而且內地高鐵票互聯網、電話訂票有30天預售期,人工窗口卻只有28天,在售票安排上就鼓勵大家採用自動化手段。第二是互聯網購票與線上支付手段密切相關,內地線上支付蓬勃發展,人人有電子錢包,香港只有小部分人有,自然在推動互聯網售票上阻力重重。高鐵促進粵港澳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成形,首日售票是一個良好開端。從現在到高鐵開通初期,港鐵須加大宣傳,尤其要教育市民用自動化手段購票,提升售票效率,令兩地高鐵系統加快融合,為香港市民提供最大便捷。﹛﹛盄奻种忮岆笢弊忒儂こ齪腔換苀蚥岊鍰郖ㄛ笢弊忒儂輛賱簋痾墅捏鞶牴憤阹桯盄奻种忮ㄛ鑠欱塘蹕佴蚚誧腔厙劃炾嫦﹝﹛﹛桲喃1931爛萼掀瞳奀ㄛ岆笢弊菴珨測隱悝昹源腔蛐呿模﹝

迵森肮奀ㄛ冪憚假庈潼巹覃脤摯旃噶樵隅ㄛ勤薩眥祥薯腔勀假瓮淉葬煦奪萵瓮酗燠怹陲跤軑暮徹揭煦ㄛ坻珩岆涴れ岈璃笢掩恀孮腔郔詢撰梗夥埜﹝陶然總是覺得計紅芳這個名字,有點當時時興的味道,但是不是如此,我也從來沒有向她本人求證過,因為和她接觸,才是實在的感受。結識她,好像是在二零零二年,上海舉行的世界華文文學研討會之後,曹惠民邀梅子、漢聞和我轉去蘇州,在蘇州,接待的主要是曹惠民的博士生計紅芳。給我的第一個感覺,這位由農村出身的博士,從衣茖鴢搕H接物,還帶茪Q分純樸的味道,有人說是有點傻妹的範,我倒並不覺得,而她待人誠懇是為許多人所稱道的。那次,幾個人去喝咖啡,說到某人的事,她很天真地催當事人,說呀!說呀!當然逼不出一個字來。結果大家廢然而止,此事說明她的天真,但也說明她胸無城府。後來,她以博士身份,慢慢參與了世界華文學評論界會議,同時,她又考取了國家漢語辦公室的公派教師資格,二零零七年至二零零九年被派到泰國朱拉隆功大學文學院中文系教課,恰巧,二零零八年,曼谷有個華文微型小說會議,我去參加了,和計紅芳相遇,並和其他會議與會者應邀去主辦者的農莊度假。在曼谷期間,我發覺除了教學之外,她和當地文學界的交流頗多,頗融入當地的華文文學圈子。她有關泰華文學的評論,帶有在地的感受。回來後,繼續她的華文文學研究工作,學術著作持續,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五年,她又被派去波蘭密茲凱維奇大學文學院中文系,進行文化交流,在歐洲轉了一圈,這些歷練使得她提高了見識。有人讚嘆,於今的計教授,已經洗盡土氣,變得洋氣了。記得二零零六年七月在長春開會,我不幸因前一天在深圳吃了街邊檔的新疆烤羊肉串,腸胃不適,噁心,本來當晚有二人轉表演,難得的機會,她卻放棄了,硬是陪我去醫院掛急診,我已不能自理,由她一手操辦手續,交款。輸了幾瓶藥水,終於吐得一塌糊塗才紓緩過來,只是累得她夠嗆,我卻沒有向她親口道謝,但心裡的感激無限。她尊師重道,從博士而教授,但對恩師曹惠民敬重有加。幾次到蘇州,曹惠民總會帶我們去常熟走一走,除了常熟毗鄰蘇州外,還因為那裡有計紅芳。她不止一次接待過我們,自然更接待過其他更多的來客。記得有一次,她到蘇州,帶我們去常熟,路過沙家恣A不免下去逛一逛這地方,那裡豎荌s旗飄揚,讓人誤以為《沙家恣n裡的阿慶嫂就在面前。我記得,去年(2017年)四月,一群人又去常熟,照例,計紅芳出面接待,陪我們看《孽海花》作者曾樸故居、帝師翁同龢故居等,其實以前我也去過。午宴設在常熟百年老店「王四酒家」,據說宋慶齡姐妹也曾慕名來過,後院裡還有一棵高高的、約五百年樹齡的銀杏樹。此次不巧,紅芳不適,但她仍勉力盡主人之誼,陪我們到處逛,她的盡心,令客人們感動。大家都勸她快回去休息,但她執意陪到最後,把我們送上車,才離去。我的思緒飄飄揚揚,又記起那年在常熟,她還帶荓銧f民和我,到尚湖望虞台喝茶。還有那一年,我在上海,她趕到復旦大學看我。當時好像是五一長假,火車站人山人海,擠火車之苦,由此可想而知。汁縓埬提疢綴埮抶枑倳53芄狠踼蒮池4芄炸孍2芄玳玻而肴鼒褘暲魙腔淉笥汜怓﹝﹛﹛〞〞2013爛9堎9梤偷す砃姘嫘湮諒呇祡怷恀陓﹛﹛雛У①壽陑諒呇ㄛ蜊囡諒呇渾郣ㄛ壽陑諒呇翩艙ㄛ峎誘諒呇例獢﹛☆鷐項割笑邯葬猁植桵謹詢僅懂珅飭昃此尤鰽躁奎匊寋肱啥為捊蚡蕭昃朱蚔朣享髱龕盂驦★尤鷩棚奴玲У①壽陑諒呇ㄛ蜊囡諒呇渾郣ㄛ壽陑諒呇翩艙ㄛ峎誘諒呇例璉炯銩笢囌峞Ⅴ蘀譣擦蕨蒮騣昃忙盆妊笘瓚蒨侘鑒化痟蚑怴H桾穘蚑怗畎厭昃有妅臥醡剼蝏戧襆媯齡曼窗

啃呏傭部,啃郬傭部,疏秞傭部ㄛ陔勀痔芘蛁,﹛﹛佷砑淉笥馱釬岆悝苺跪砐馱釬腔汜韜盄ㄛ跪撰絨巹﹜跪撰諒郤翋奪窒藷﹜悝苺絨郪眽飲斛剕踡踡蚰婓忒奻﹝〞End〞懂埭|笢弊ч爛惆晤憮麻瘀獲酗偌媼峎鎢壽蛁扂蠅▽晤憮ㄩ昄綻▼《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即將在11月上映,本書為其電影劇本。葛林戴華德是佛地魔崛起前排名第一的超強黑巫師。在《怪獸與牠們的產地》故事結尾,他被魔法動物學家紐特逮捕,但卻狡詐脫逃了。他集結了黑暗魔法的追隨者,密謀茷堨艉@個沒有麻瓜,只有純正巫師血統的魔法王國。為了阻止葛林戴華德的邪惡計劃,阿不思鄧不利多召來了之前教過的學生紐特前來幫忙,紐特殊不知此任務危險重重,更納悶為什麼鄧不利多不能親自動手,非得由紐特親自執行呢?掛棒恅瓬桯羲斬※奀測逄噫笢腔躓俶弝褒§蚳枙啣輸ㄛ忑棒蔚奻漆蚐賒蛐呿埏腔躓眙扲模眕睽撋躅И馨遹郋艙騫衵除疤邦摩笢桯珋坴蠅腔斐釬妗犛ㄛ楷珋杻衄腔躓俶弝褒迵源宒ㄛ鍔侀醴珨陔﹝

﹛﹛輪爛懂ㄛ婓度隉Ⅱ控吽軞睿皊荻庈巹腔淏溥黖樞瞿皆侘庈軞馱頗儅憤巠茼※誑薊厙+§睿酕疑厙奻福盚尤鰽鹹觴竺鞶狩幙笳婭昢湮杅擂峈甡迖ㄛ喃煦楷閨扦⑹厙跡奪燴埜婓軗溼挐脤笢腔黃杻釬蚚ㄛ芼堤儕袧掀勤﹜儕牉膘紫﹜儕陑督昢ㄛ峈羲桯※誑薊厙+§嬪麵眥馱堆痴馱釬蛙隅賸澄妗腔價插ㄛ軗堤賸珨沭盄奻盄狟羲桯嬪麵堆痴馱釬腔陔繚赽﹝40爛蜊賂ㄛ鰍鍛操曹˙40爛蜊賂ㄛ旮詀も慫˙40爛蜊賂ㄛ笢弊耀宒﹝珨硐ァ枆枆腔漆俖ㄛ珨玅俖裔ㄛ筍獗屾勍酴嬴滓婓桶醱ㄛ珅眅眳ァで掏奧懂﹝啃呏傭部,啃郬傭部,疏秞傭部ㄛ陔勀痔芘蛁祫衾傚諦ㄛ湖陬麵婬僅隙寥籀鼚倢槤敼鉾譎蓁滹盈獍腕鷝鯜脹蝜羶衄謎疑腔笥燴ㄛ勤阰飲祥頗衄瞳疑﹝

啃呏傭部,啃郬傭部,疏秞傭部ㄛ陔勀痔芘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