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13545484444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经理
电 话:010-51658461
手机:135454844441
邮箱:123456@qq.com
地址: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
网址:神话.com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站内资讯 > 正文站内资讯
780娱乐城官网
来源:网上转载
。1 。

那一年夏末,我是一个大一新生,进到大学里什么事情都是新鲜的。所以当一位架着大大眼镜框的学姐鼓励我参演她们正在编排的戏剧时,我欣然答应了。

当她带我走进小礼堂时,我的心跳加速,想着要是能与一个又高又帅的男主角搭戏那该多好啊。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和我搭戏的是一个长相平凡的还算高大的男生,他有一个还算浪漫的角色名字,叫做“银色叶月”。看着他那木纳的样子,我忍不住在台上取笑他说:“嗨,看你的样子也是个大一新生吧?”他极其郁闷的瞥了我一眼。

中午休息的时候他跟我抢同一个便当,我说着女士优先的道理,他说着要尊敬师长的道理,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他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说:“我今年大四了。”我瞬间晕倒,一个大四的人了还来这瞎搅活什么呀。

我们的戏剧圆满落幕了,赢得了同学们的阵阵掌声。之后我好几次在校园里碰到过他,偶尔会和他一起吃个饭。每当听到有同学叫他“师兄”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好笑,他总是很郁闷的看着我,然后听着我边笑边说:“谁让你长得那么像新生啊?”

那一天下午,我们在饭厅里吃饭,我拍拍他的肩膀,“银色叶月,你大四的吧?认识一个叫高子寒的吗?”银色叶月看了我一眼。“哦,他啊,我们系的,在2班。”我像捡到宝藏似的第一次觉得没有白认识他,“那你能帮我要到他的签名不?我太喜欢他了!听说他能写一手好字,写文写诗一流的!”他噗哧笑了一下,“好,我明天拿给你。”

说也有趣,别看这个银色叶月平时做事吞吞吐吐,真正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第二天他就真的把高子寒的签名拿到了我的面前,我高兴得又喊又跳的。银色叶月皱着眉头看我说,“当初找你演喜剧的确没有错。”我没好气的谢谢他就跑回宿舍了。其实我在心里挺感谢这个高子寒的,如果不是他写了个剧本,一个大一新生的我怎么也不会有机会出演戏剧的吧。



。2 。

这一年的九月,我已经是一个大四的学姐了,每每看到那些大一新生说笑着经过我身边时,心里总会有一些感慨,想着曾经的自己也是如此无忧无虑的吧。中文系的前辈高子寒现在已经是一个小有成绩的自由供稿人,他的文章上过许多杂志,报刊,甚至写过一个剧本,拍了一部很火的电视剧。他的签名我一直珍藏着。

就在这个时候,已经毕业三年的银色叶月出现在了学校外的一家休闲酒吧里。那天下午我坐在酒吧角落里,看到吧台一个擦着杯子的男人很眼熟的样子,走到吧台前才咧开嘴巴,“嘿!银色叶月?!”他停下手中的工作,抬起头看我,“哟,是你啊?”然后上下打量了我,“变漂亮了。”

我嘻嘻笑着,心想这个银色叶月出现得还真是时候,我凑到他面前问,“哎,你还记得那个高子寒吧?你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啊?”他看了我一眼,拿出手机,拿出一张纸,抄着一串数字,然后把纸递给我,哇,手机号码和邮件地址都齐全,我心里乐开了花,跟他道别后就离开了。

再次去到酒吧的时候,我已经毕业了。他大概打着钟点工吧,因为听舍友说并不常看到他在酒吧里。后来的我总是喜欢坐在吧台要一杯淡酒,一边喝酒一边和他聊天,他一边擦着杯子,一边陪我聊天。我总是埋怨着他有许多擦不完的杯子,而他总是惬意的样子说要是老了以后还能这样安然自得的擦杯子也是一种享受。

:你就这么没有出息啊?你说你都毕业那么久了,怎么还把自己困在这种地方擦杯子呢?
:擦杯子也是一种技术的,你可不要小看了。
:恩,要我说啊,我以后起码要做个老板娘,看着别人擦杯子。

银色叶月还是一笑,便继续低头擦着杯子。我开始侃着关于我的生活,我的理想,我的工作。他仔细的听着,时不时点头应我,脸上是一种淡漠的笑容,这种淡漠是小人物的表情,可是说实话,我喜欢看到他这样的微笑。而我呢,依旧是一脸迷茫,也是小人物的迷茫。毕业了,却不知道该做什么,高不成低不就的。

也许在这一段阴霾的日子里最开心的事情就是高子寒互发邮件吧。我总是很开心的给他写邮件,读他的回信。他和我大谈文学,谈诗词歌赋,谈戏剧。我一脸喜悦的坐在电脑前看着他的信,觉得他真的是一个亲切的才子。高子寒给我介绍了几家杂志社,我开始给他们写稿,赚一些零用钱。



。3 。

这一天,我又沮丧的走进酒吧,依旧要了一杯淡酒,银色叶月笑着问我怎么了。我苦恼着我的工作没有着落,吐着一肚子的牢骚。银色叶月撑着桌子凑过来问我,“小女生,你买酒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我无奈的说:“写稿啊,赚了些零用钱。”他笑开了,又继续擦他的杯子,“那不是嘛,既然有了一份赚零花钱的工作,你还愁什么?不如到酒吧来和我一起擦擦杯子,再赚点外快?”

我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他,仿佛生活一下子又有了新鲜活力,便猛地点头答应。从那天起,我除了是一个自由攥稿人,还是个小酒吧里的服务员。银色叶月喜欢冲着我微笑,然后低头继续擦杯子,而我总是在蓝色格子桌布间来回穿梭。偶尔我会向他说起我和高子寒谈论的话题,偶尔我会取笑他的生活过于枯燥,该学学高子寒。他总是笑而不答,有时候会说,他和高子寒不一样。

:小女生,你不会对高子寒已经是暗许芳心了吧?
:怎么了?你吃醋啊?
:哈哈,我只是提醒你,高子寒那个人毛病可多了。

我沉默了许久,之后对他说,我想见高子寒了。他愣是惊讶的问我是不是网恋了。这年月,网恋泛滥,我常常问着自己是不是也步入其中了。然后又是一番否认,我和高子寒不过是将感情升级了,虽然这只是一个还没有成为现实的假设。其实在一个月前,我和高子寒彼此的邮件里,我对他的称呼已经改成了“子寒”,他也已经直接喊我的小名了。我常常憧憬着我们约会的场景,于是对于见面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了。

银色叶月呆呆的看着我,突然握着我的手,“小女生,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一个擦杯子的男人一辈子相守呢?”我吓得连忙抽回双手,脸红扑扑的笑道,“嗨!你开什么玩笑啊。”我没有给他答案便转身离开酒吧。是的,在离开酒吧之前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玩笑,我喜欢的明明是和我一起谈论诗词歌赋的高子寒,这是事实。

那一晚我在床上辗转反复无法入眠,闭上眼睛的时候,脑海里情不自禁的将这两个人对比起来了。一个是才子一般诗词精通的高子寒,一个是楞头愣脑只会擦杯子的银色叶月,可是我看到了却是银色叶月的脸,关于他的一个表情,一个动作都如此清晰而真实,高子寒却是一个彩色泡泡一般的影像,我甚至不知道他的样子。我总是安慰自己说,那是因为我和高子寒还没有见过面,见面了就会好了。



。4 。

第二天去到酒吧,服务员说银色叶月有事请假一个月,我居然松了一口气,不然面对面多尴尬啊。可是在那几天里,我却总是心不在焉的,吧台突然变得很陌生,似乎一切都是空荡荡的,没有他在这里陪我聊天,听我发牢骚,没有他陪我说笑闹着玩,这份工作真的是枯燥到极点。我忍不住给他打了电话,电话那端却是客服小姐的语音提示,这家伙消失就算了,还关机了。那段时间我没有再给高子寒写过一封邮件,甚至连邮箱都没有想过要打开,也没有给任何编辑写过一篇稿子,满脑子都是这个小人物的淡漠表情。

一个晚上,下班之后我独自走在闹市中心,看着过往男女甜蜜的样子,我想到的不再是那如彩色泡泡一般的高子寒,而是那个在我眼里一直只是普通男人的银色叶月。我拿出手机,想要再试着拨通他的电话时,一群人向我跑来差点把我撞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手机被抢了。我发疯似的喊着:“抢东西啊!抓住他们啊!”我穿着高跟鞋一边喊一边跑着,街上的几个人听着我的叫喊也帮我追着那些小偷。

在大家的帮助下,那些小偷被抓住了,我也把手机要了回来了,脚被扭到了疼得厉害,可是心里的疼痛远远比脚上的扭伤还疼。我打开手机,翻出银色叶月的号码,眼泪立刻像珠子一样的涌出来。只是差一点,差一点手机丢了,我就丢失了他的号码了,差点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我给他发去了一条信息:“喂,你再不开机,我就消失了。”信息没发出多久,他的号码就在手机屏幕上闪动了,我在大街上接起电话后立刻哇哇的大哭。银色叶月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瞎着急,我喊着:“你这个该死的,没事干你消失就算了,干嘛还蒸发掉连手机都不开啊?!我手机差点被抢了,抢了我就没有你的号码了你知道不知道!?”谁知道这个家伙居然在电话那端哈哈大笑,“小女生,你傻了啊?手机丢了,没有我号码了,你明天回酒吧问其他人不就可以了吗?”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吓坏了,脑子乱哄哄的只会不停的哭,银色叶月压低了声音对我说,“我没有关机,只是设置了拒绝来电。还有,既然我的号码对你来说那么重要,为什么你不把我的号码记在心里呢?”我破啼而笑,终于明白我想要的白马王子是要和我过一辈子平常生活的人,是一起为了柴米油盐打拼的人,是可以互相吵嘴打闹的人,而不是一个每天都谈论着诗词歌赋吟咏阳春白雪的人,我要的是真实的生活,而不是如泡泡一般的迷幻即便灿烂。



。5 。

第二天回到酒吧,银色叶月已经站在吧台前擦杯子了,我走到他面前,嘟着嘴巴说着,“看来我也得跟着你擦一辈子的杯子了吧?”他噗哧一笑扔了他的皮夹子给我。我一边笑着说难道现在开始我就可以管理他的财务了,一边打开他的皮夹子,而后眼睛瞪得据旁人所说比波珠还圆还大,银色叶月皮夹子里放着的身份证上写着:高子寒?!

他很无奈的拿出了酒吧的营业执照,法人代表那一栏写着“高子寒”的名字。天啊,这个天大陷进未免也太可笑了吧?那我究竟是输了还是赢了呢?我究竟是必须得跟着他擦一辈子的杯子,还是终于实现了做个老板娘看着别人擦杯子的最低理想了呢?

银色叶月很委屈的摸摸我的头说:“这可不怪我,谁叫你的眼睛看得比天还高啊?一天到晚只会记得‘高子寒"这个名字,却从来没有想过问问我的真实姓名叫什么。”
收缩

扫一扫,关注我们